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ping5001 的博客

爱我所爱 乐我所乐 祝君快乐

 
 
 

日志

 
 

【原创】《为了忘却的回忆》之三 <卖花姑娘> 让我一次哭个够  

2012-11-11 20:44: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忘却的回忆》之三  <卖花姑娘> 让我一次哭个够

                  王  平

【原创】反修营征文之三  《卖花姑娘》让我一次哭个够 - wangfeizi(王非子) - wangping5001 的博客

 

       

    知青时代的文化生活极其匮乏,偶尔看场露天电影就不错了,看宽银幕电影更是奢望,可是一部风靡中国的《卖花姑娘》给了我们去电影院的机会。70年代朝鲜影片《卖花姑娘》,不仅风靡在大中城市,而且风靡在农村 。同样,不辞辛苦的、不远万里的《卖花姑娘》也风靡到了远离祖国心脏的反修营。当时各个连队分批分拨前往23团看电影,成为声势浩大的一件盛事。

    当我们听说要看外国电影,而且到23团去看宽银幕的,大家不是欢呼雀跃,也是欣喜若狂。看电影的那一天,大家穿戴整齐,准时集合,坐着车(胶轮拖拉机)赶往23团看电影,尽管一路颠簸,但大家还是谈笑风生,其中不乏有对卖花姑娘不同的猜测,有着不同的期待。我想《卖花姑娘》多美丽的名字呀,听着就让人高兴。

    到了23团的电影院,坐在椅子上等候,大家更兴奋了,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不会儿的功夫,照明灯暗了,随着放映灯光直射银幕,嘈杂的礼堂顿时鸦雀无声。影片在优美、舒缓又有些凄楚的旋律中开始了,随着情节的展开,大家的心情和刚才大不一样了,主人公花妮和家人的悲惨命运牵动着大家的心,把大家带入悲痛的情境中去了,父亲累死在地主家;哥哥给地主当长工,并遭陷害入狱;妈妈重病缠身还要给地主干活;花妮为给妈妈看病不得不走街穿巷高喊着“卖花呦、卖花呦”;大家边看边哭,当影片出现顺姬(妹妹)因吃一颗枣而被地主婆烫瞎眼睛的画面时,此起彼伏的哭声连成一片,没有谁不为花妮家人的名运揪心的;没有谁不痛恨恶霸地主的。影片继续讲述着悲惨,妈妈含恨身亡,花妮去了地主家卖命,还要承受与兄妹失散的痛苦,影片结尾虽然是兄弟三人团聚的镜头,但是沉浸在悲痛之中的我们有谁能高兴的起来呢?散场了,出来的人,眼圈个个都是红红的,有些人满脸愁容,有些人边走边擦拭脸上的泪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刚参加完追悼会呢!

    在返回连队的路上,车上少了许多欢笑,就连空气也有些压抑。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满脑子都是花妮和家人的悲惨遭遇,心想善良温柔的花妮,所有的不幸都遇到了,命真是太惨了,心不由己的为她伤心,为她落泪。再想想,我们离23团那么远,往返花上几个小时,风尘仆仆赶去看电影,本来是件让人高兴的事,结果竟是让我们的心如此难受,这不是花钱买痛苦 、买眼泪吗?

    在兵团看过有限的电影大多都忘记了,唯独《卖花姑娘》刻骨铭心。有人说这是一部哭倒国人一片的影片;也有人形容说观众的泪水像湖水决堤湍湍流淌,估计百姓的泪水可以等量一个西湖,这样的说法可能有些夸张,也无需考证,但它的确是一部让你一次哭个够的影片。几十年过去了,再看这部电影,才发现它是一部非常好看的悲剧。鲁迅说悲剧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懂得欣赏悲剧美的人才能在精神上站起来。”那时的我不懂欣赏悲剧的美,只是从爱憎分明的情感出发,仇恨地主老财,同情花妮,真的不会把悲剧作为一种形态美来欣赏;至于从中获得美的享受,产生美的愉悦,在精神上站起来就更谈不上了。

   《卖花姑娘》让我一次哭个够的影片。美丽的卖花姑娘,终日在街上叫卖,她叫卖的不仅是鲜花,而且是对生存的渴望,更是对人性尊严的抗争。在文章的结尾让我们重听这首优美舒缓、略带凄楚的主题歌吧!

     卖花来呦、卖花来呦  朵朵红花多鲜艳  花儿多香 花儿多艳  卖了了花去买药来救亲娘   卖花呦,卖花呦   从小河边摘来粉红色的八仙花  从山坡采来美丽的金达莱   卖花呦、卖花呦   鲜花卖给你(快快来买这鲜花)让鲜花和春光洒满痛苦的胸膛  卖花呦、卖花呦   花儿好啊红又香 朵朵红花卖不完 朵朵眼泪流不完  没有祖国没有权  生活之路遇终端  在这春暖花开之时终日卖花泪水干

      我在2009年12月5日写了卖花姑娘 让我一次哭个够》,发表在我的博客中,引起荒友们的共鸣,纷纷回忆起当时观看电影的情景。网名 传教士说:“ 那次我们都到团部去看的《卖花姑娘》,当晚老天爷也陪着我们一块掉泪,整个团部“广场”是在泪水混着雨水之中度过的,那情景可以说凡是到过现场的一定是终身难忘!”一位网名老曲的战友说:“我是69年8月从北京去的,是69届。刚去时是三师24团(钢字608信箱),后来改成六师24团(防字608信箱),现在是胜利农场。24团与23团相邻,我那时开铁牛55,经常去东安镇拉煤、拉化肥,都经过23团。《卖花姑娘》我是去佳木斯拉康拜因收割台时,去双鸭山看的,哭了一场.....”看到那些评论,我发现电影《卖花姑娘 》不仅让我一次哭个够,而且让许许多多的兵团战友潸然泪下,其中都有不同的背景和故事。现在往事重提,难忘那个既有欢笑又有眼泪的艰苦岁月,无论是我们的欢笑,还是我们的眼泪,都有传奇的故事,都是难得的人生享受!

            ( 此文写于 2009年12月5日。修改于2012年11月11日)

                                    王 平 66届北京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