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ping5001 的博客

爱我所爱 乐我所乐 祝君快乐

 
 
 

日志

 
 

【转发】前锋记忆征文——《记忆与童话的北大荒》2  

2012-04-11 11:01: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与童话的北大荒》片段2

                                          作者陈盈科

有时,往事会像电影一样清晰,而且配着音,我们是导演,可以在梦里修改它,把一些细节变得更完美或更接近真实。

辽阔的天空下是无边的荒原,把镜头拉近,才会注意到在一片已开垦的地头,有些红色的斑点依稀可见,那是我们钢铁的“战车”,更渺小的是我们——一群正在播种的机务排的土脸汉子,年轻而疲惫,让拖拉机挡着风,我们围一圈儿坐着,排长和一号车回连队加油去了,我们终于可以坐着了。

众所周知,三个人以上的闲聊,参加者的嘴巴就不再是平等的了,必然要有一个是主讲的,现在,尹智军就是这一圈儿人当之无愧的中心。他回北京探亲时正赶上“九.一三”事件,趸到了一大批小道消息。回到连队,他就变成了小嗓门儿,如果大家把他的心情哄好了,他就会“嘁嘁“地掏出一段神秘的内幕,那嗓音之小常让外圈儿的听众听不大真切,不过我们还是渐渐地接受了他这个新添的毛病;天一样大的事儿本来就应是耳语般说出来的嘛。此刻,见大家都坐定了,他扬起眉毛,左右扫视一下众人,立刻就成了大家眼里的单田芳,

“嘿,知道吗,我看了一材料,”为烘托一下这材料的保密级别,他机警地回头瞥了一眼播种机,看看它是否在偷听,“中央最近有个文件,打算让咱们兵团的老青年哪来的回哪去,再从各大城市招一批学生来,两年一轮换,都锻炼锻炼——尹智军顿了一下,这一阵说书已有了一定经验,知道在哪该停,直到看见有几位脸上隐隐放出光来,他才把“前文书”续下去,“这文件最后送到主席那,你们猜主席怎么说?主席拿过文件,就在上面批了八个字:兵团战士,有用,别动——这批示,文字之精炼,标点之准确,确实像出自大手笔,不由人不相信它是真的,那几张刚亮起来的脸于是悄悄收了油。

“主席这话什么意思?现在是关键时刻,比一级战备那会儿都紧,要真的哪里出点事,兵团几十万知识青年,正经能顶大用呢……”

“那当然!”一个永远在聊天中做配角的这时情不自禁地插了一句。和我们大家比起来,这刘春祥该算是更晚熟的品种,孩子般简单、轻信,尽管他每天要在地里工作十三、四个小时,脖子和脸上的皮肤由于农药过敏,起满了红疙瘩,但如果有人说他只知道埋头苦干,劳动目的很不明确,他仍然要觉得惭愧。这样的小朋友,居然很愿意和有头脑的人交往,只是常常不得要领。

尹智军宽宏大量地给了他一个插嘴的机会,然而不肯多给,又接着宣讲文件,“你们知道主席为什么看上兵团了?因为林彪一出事,好些军区都乱了,就兵团没乱……”

“兵团一百年也出不了大乱子,顶多就是有个别落后女生闹自杀。”最漫不经心的一个听众冒出了一句温吞吞的话。这位李京雷,在“四好”时期曾是连里学哲学的尖子,对矛盾转化、石子为什么不能孵出鸡子一干问题都十分透彻,林彪出事后,他变得有些阴阳怪气,说话半真半假、不冷不热的,让人不舒服,却又没人去指责他,他也是今天这一圈人中尹智军唯一不敢瞧不起的,话被打断,他也没挑理,反而顺着李京雷的话题,又掏出一个消息。

“对了,咱们团N连有十几个女生家长联合到兵团司令部把连长给告了,这事传到北京,中央都生气了……

李京雷带着明显的做作,严肃地接下去:“我听说中央最近成立了一个‘生气委员会’,全国告状的信最后都转到那里,‘中央生委’觉得不像话的,就都在信上批示:已阅,生气!”

尹智军苦笑了一下——还没尽兴就被人搅了局,又不便在眉眼间显出不快时,人们脸上大都是挂这种模糊的笑容。然而李京雷并没看他,他把严肃的目光对着程庆平,一个挺帅但笑起来很坏的汉子。程庆平今天连着听了几个让人扫兴的故事,身上的帅气已然丧失不少,和李京雷对了一下眼神,来了些精神,也把脸一绷,凛然站起,

“我是国家第二生委的,信要是转到我们那,就批‘生气,掐死’,”他以手作刀,奋力一挥,“把告状的都掐死!让你们捣乱!”说完,面部放松,笑出了往日特点。

远处地头上扬起一团尘土,拖拉机的轰隆声隐约传来,这时大家才记起排长临走时的交代,该检查、保养一下播种机,两个小学员跳起来,拿着油枪去加油,刘春祥一边起劲地搔着脖子,一边把麦种一袋袋倒进播种机,他似乎不懂得他的皮肤不应该再接触这些拌过农药的种子。李京雷,用木棍挨个敲打着每一根输种管,敲出了点儿,嘴里也不禁念念有词:“……前面是英雄排长严伟才,三十多岁是个党员,身材魁梧大高个儿,社会关系也很清白……”

真就找到了一根被土坷瘩堵死的,于是吃力地弯下水蛇腰,钻到播种机肚子下去清理,那么高的个儿窝成那样也就出不了什么声了,那段著名快板的其余部分被糟改成什么样,我们也就再没听到。

在梦里,很少梦到劳动中的尹智军,他可能正在画面以外的地方撒尿或喝水,他不是在任何场合都要当主角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