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angping5001 的博客

爱我所爱 乐我所乐 祝君快乐

 
 
 

日志

 
 

【引用】伟大知青情  

2012-04-13 11:13: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lsj0597《伟大知青情》

伟大知青情

作者 云南东风11分场知青

      最近,我有幸参加了几次知青聚会和北京知青赴云南四十周年的纪念活动,各地、各师团的知青战友交融在一起情意融融,许多战友以前从未谋面却似曾相识很久,一种温馨、快乐浸透在血液中,一种享受人生真谛的快感无时不在地荡漾着。终于忍耐不住地要把它宣泄出来……

   2009年,是全国一千七百多万知青上山下乡40周年。各地知青纷纷举行聚会,缅怀那难忘的年代,重温那激情的岁月,感叹那无奈的蹉跎,领略那人生的沧桑。体验那:少年壮志不言愁,两鬓斑白情更稠,人生何处不相逢,自有缘分在其中。

   我一直认为知青情大概是现今社会残存的最后真情了!已近暮年的知青们在今年将这份真情愈演愈烈,不分社会地位,不论职务高低,不分天南地北,只要你具备“知青”这个“职称”便可以沉浸在四十年陈酿的浸泡中,忘情的享受人生真情的拥抱。在物质生活飞速发展的今天,金钱也许可以买到一切,但惟独却买不到日益升华的知青情感。我们此生或许会有许多遗憾和无奈,但我们却真正品味了一把人世间常讲的“轮回”和“九九归一”,也许就不枉短暂的人生了。

   四十年前,一列列远行的列车将花季般的我们带往祖国的四面八方时,谁都没有意识到我们这代人今后的命运会紧紧地系在一起,更没有意识到共和国发展史中最黑暗的一页需要我们这代人参与书写,这一页写得是如此地沉重,如此地漫长,一千七百多万人用宝贵的青春整整的写了十年!当我们两鬓斑白再想翻回这一页时,却难觅它的踪迹;难道是这一页被人翻的太多不堪重负地过早夭折还是人为的将它有意撕去,好在这一页却永留在了我们这代人的心中,不由地就想起胡适的一句箴言:“历史都是由后人来写的”。今后的历史书写者会怎样描述这沉痛的一页?我根本不敢奢望的想象,但肯定它绝不会象“史记”般地流芳百世,也许捎带而过,也许杳无痕迹。

   世间万物的生成都有固定的规律和外在的条件,知青情感却是超越了客观规律后的“涅槃”。这是一种特有的情感,是十几亿人中只游离在一千七百多万人中的一种苦中带甜的体味,这个受众体是多么的庞大啊,庞大的谁也无法超越,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沉浸、享受这种情感的滋润,不由地极想探寻这种情感的起源……

   知青是什么,确切的讲是一群乳臭未干并受过良好基础教育的孩童,是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可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可书最新最美图画的心灵,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是曾被寄予厚望的一代人。

   各地农村的朋友响应领袖的号召接纳了近两千万的城市青年,本就贫瘠的土地更是难堪重负。犹如一贫如洗的家庭突然又降临多胞胎,雪上加霜就是当时客观的写照。

   刚刚上山下乡时的知青没有情感可言,有限的物质,无限地超强劳动换来的依旧是一穷二白。为了一晚米干、为了一块糯米粑粑,甚至是一盒烟、一棵菜,行走了几十里山路的知青便可兵戎相见,弱肉强食、物竞天择的生物进化论在知青初到时演绎的淋漓尽致。

   在那个大讲特讲阶级斗争的年代,在那个“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血统论盛行的年月,知青的灵魂颠簸在文化大革命红色巨浪的波峰波谷;愤懑、疯狂、无知的冲动,男女羞涩的授受不亲再加上当地贫下中农无妄的自大极度扭曲着知青的人性。“穷山恶水出刁民”,那时上海知青的一句“戆妒”、四川知青的一句“龟儿子”、昆明知青的一句“整哪样”、北京知青的一句“傻X”也许就会掀起轩然大波,一场为维护地域和尊严的恶斗便会由此而生。

   生活之苦得以且过,心灵之痛却难耐无比。知青最初上山下乡的两年,不仅是生活最为艰苦的两年,同时也是灵魂最为煎熬的两年,是在人世间“十八层地狱”砺炼的两年。

   经过两年时间的集体生活,知青们同吃一锅饭,同饮一井水,同居茅草屋,同垦一座山,同样衣衫褴褛,同样饥寒交迫,同样远离亲人;更是经过生离死别的阵痛,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我们终于潜移默化的感受到了血浓于水的兄弟姊妹之情。更难能可贵的是知青们那时没有贫贱之嫌,没有特权之争,无论你是否担当职务都是“人民的勤务员”。五湖四海探亲归来,仅有的一点家乡特产还尽让众人分享。物质的享受是短暂可怜的,但那时精神的享受是可以无限放大的,无论哪位知青父母见到孩子的同事都犹如见到自己的孩子归来般的高兴,在物质生活极其匮乏的年代也会倾其所有热情款待。每个知青探亲归来,全体知青都显得亢奋异常,真是胜似兄弟姐妹!不为他们带回那有限的物品,实因他们带回的“可怜天下父母心”。

   9.13事件后,政治氛围宽松了,业余活动逐渐丰富了知青们贫瘠单调的生活,少男少女随着青春荷尔蒙的催生各个儿的出落了,大自然雕琢出的朴素丽质更显得蓬勃生机,知青们相互欣赏着,我们好像大了,在苦难的磨砺中,在相同的命运中,在生死的煎熬中,在共同的企盼中。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朝夕相处的我们情感随日月生辉;都有父母亲,都有故乡情,都有相思愁,都有离别恨,都有蹉跎怨,都淌辛酸泪,这种五味杂陈的情感交融异化着各地的知青,大家相互的接纳了,朴素的知青情感由此孕育而生。

   知青在工作中开始互相帮助,生活中开始相互体贴,一人探亲大家送行,一人有病大家关心,集体生活中多了些欢笑,艰难岁月中平添了稍许的愉悦。有幸先返城的知青依旧情系难友,来往的书信中总能捎来丝丝春风……

   我是很早就享受过知青情感“特权”的,曾记得我步行几十里回连队,途中饥渴难耐,毫不犹豫地便到其它连队蹭饭,初识的知青战友倾其所有热情款待,即便是一贫如洗,清淡的酱油膏泡饭也是如此的香甜,一位女知青探亲回家时把一只老母鸡和六只鸡雏交与我饲养,待她返回时这窝鸡早已进我胃囊,她无抱怨,只是笑说给弟弟享用了也是高兴的。我也更是如此,在哈尼寨当老师时,我一人分得一大脸盆猪肉不敢独享,也是分发给他人,(其中还有穆斯林知青)望着她们远去的背影心中酸涩酸涩的,这种情感的记忆是一辈子都不会忘却的。

   78年开始,知青们终于陆续的开始返城了。自认为脱离苦海的知青们回到久别的城市享受到的却是可怕的陌生,客观地说,社会已经淘汰了我们,已是城市边缘人的我们重新开始再创业体味到的是五味艰辛,努力的付出和回报已难成正比,百分之九十的返城知青成为文革的牺牲品,国企改革,市场经济大潮中的殉葬者都少不了知青,即使少有成功者,他们所面临的压力也是不堪负重的。现代物质文明造成了情感的缺失,资本的膨胀和社会财富的不均颠覆着我们的传统观念,否定着我们人生的坐标,更是否定了我们这代人存在的价值。

   社会是由不同的人群、不同的阶层、不同的圈子组成的,现在更是加注了新阶级的成分。只要客观地承认现实,你就会欣慰的发现,知青圈子是我们最最幸福的归宿。进入人生暮年的知青们早已不惑,寻觅人生的轨迹时忽然发现我们的周边还有一群儿时的难友,大家在一起相见时才能唤回久违的开心,大家不必猜忌,不必设防,没有城府,没有利益,犹如浸泡在一个温泉池中,彼此体验着心灵碰撞的火花,共同沐浴着温暖地情思,消融着人间的不快。发儿小播种,晚年绽放,有如冬天的腊梅傲雪搏霜。你又会发现,知青的心理是如此地健康,每个人都怀揣拳拳爱国之心,一身坦荡正气,他们不去抱怨,而是直面现实甘当基石。

   我欣慰我能获得满意的归宿,我欣慰身边能有一批知青朋友,我欣慰我们的队伍在壮大,我欣慰我们的情感在升华!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